当前位置:主页>社会关注>万象>正文

高要白土镇东岸村上访村官被非法罢免

2012-09-20 来源:未知 责任编辑:网络专员 点击:

  曾经支持村干部向上级反映问题的高要白土镇东岸村小组村民,因上访开支过高,意见出现割裂

  辞职!黄志全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。

  在当了不到5个月的高要市白土镇东岸村东岸村小组长之后,黄志全备感无奈:上届村小组成员手握旧公章,自称有广泛的民意基础;自己拿着一个新公章,却有很多人不买账。

  “一个村两个公章,工作根本没法开展。”6月22日,黄志全在电话里向南方农村报记者透露,他将在6月底向村委会辞职,“家里的生意还忙不过来,村里的事我不想管了。”

  事情还要从今年年初讲起。

  40位村民开会

  “罢免”村官

  今年1月17日,东岸村委会在未告知东岸村小组全体村民的情况下,召开了有40位村民参加的会议,决定罢免在去年村级换届时当选的东岸村小组组长黄敏通、副组长黄三娣、黄富荣的职务。

  同月21日又召开39人会议,会议决议称,有37人赞成村民黄志全代理东岸村小组组长职务。

  黄子锋是东岸村小组的村民代表,当天的会议让他觉得很奇怪。他发现到会的约40位村民居然有一半是东岸村草塱村小组的人,“我们村(小组)的事情为什么要外村(小组)人决定?”黄子锋和黄子龙拒绝投票,他们被认定为弃权。

  2月27日,东岸村党支部和东岸村委会向村民发布了《启用新公章公告》。公告称:“根据省农业厅、公安厅粤农【2007】7号文关于规范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公章的要求,高要市白土镇东岸村东岸经济合作社、高要市白土镇东岸村草塱经济合作社新公章即日起启用,原公章宣布作废,使用原公章从事任何相关活动造成的后果和责任由使用者负责。”公告还公布了新公章的式样。

  这一公告在有783名村民的东岸村小组引起轩然大波。许多村民认为,村委会没有召开村民大会就以少数人的名义罢免了村小组的领导人,这本身就违反了村委会组织法。而村委会又启用新公章,变相篡夺村小组的权力,居心何在?

  事实上,在东岸村委会召集村民开会罢免东岸村小组组长黄敏通之前,黄已被公安机关拘押。

  去年12月12日,黄敏通被派出所拘押。同一天下午,上一届村小组副组长黄建新也在自家鱼塘被派出所的人带走。

  翌日,白土镇人民政府发出《致东岸村民的公开信》。信中称:市、镇审计组对东岸村小组的财务进行审计并初步调查,发现黄敏通、黄建新早年因多次赌博于2007年6月被公安机关送劳动教养一年,其家属找到某法律工作者为其提前解教提供法律服务,花费六万余元;此外两人在劳教期间,以“补助”名义领取了两万余元。两项全部由村集体资金支付。二人涉嫌职务侵占行为。

  上访开支过高

  村民意见分歧

  黄敏通与黄建新所谓“涉嫌职务侵占”与东岸村小组常年上访一事有关。

  时间回到2006年5月27日,东岸村村民每人领到150元,并被告知这是最后一笔征地款。白土镇于2003年征用了东岸村700多亩土地建宋隆工业园,3年分五次给村民发放了征地款,每人共2150元。

  村民发现,征用700多亩土地,双方共签定了8份合同。其中7份都是前任村主任一人所签,剩余一份也只有几个村委干部的签名,地价从每亩1000到8000元不等。

  “怎么会那么便宜?隔壁沿塱村土地同时被征为宋隆工业园,每亩补偿有1.2—1.6万元。”村民很愤怒,觉得“村主任一人把地便宜卖掉,应该下台”。

  2006年夏天,一场轰轰烈烈的罢免村官运动在东岸展开。在成功罢免了村主任、村小组长之后,东岸村小组村民人手一票选出黄敏通、黄建新、黄子龙代理东岸村小组事务。他们被赋予“讨回村里700多亩土地征地款、追回被私卖土地、理清村小组账目”等多项重任。

  黄敏通等当选后,开始上访各级政府。每去一级信访局,对方都说三个月内会处理,等他们把高要、肇庆、省信访机构都跑遍之后,黄敏通于2007年5月19日第一次到了北京。之后的一年里,黄带领村民代表共去了7趟北京。

  2007年,黄敏通与黄建新因“赌博”被捕。黄敏通的妻子钟惠然说,黄曾提到过有人到劳教所劝黄不要再上访,报酬是20万元。黄不答应,过了149天的劳教生活之后,才回到家中。

  对于此次劳教的律师费和“补助”,黄三娣说,这是经过村民同意的。早在2006年成功罢免原村干部之后,全村人对讨回征地款和解决村账遗留问题非常乐观,445人曾联名表示同意用集体收入或集资解决上访申诉的一切支出。

  现任村民代表黄顺全说,选黄敏通等人出来,意味着他们将被政府盯上,所以大家约定每个月给他们发工资1200元,去上访每天发40元补贴,如果被抓每天发100元补贴。

  去年上半年,村民每人出了100元,总共筹了61950元用于上访,后又筹了10.8万元,用于请律师。

  2008年6月,黄敏通以437票当选为东岸村小组组长,而仅半年后,便因“涉 嫌职务侵占”被捕。

  黄志全说,村民凑钱是想把土地要回来,或者领到比较合理的补偿。可黄敏通等上访者的开销却超出了村民的经济承受能力,他们用了太多集体收入,很多没单据。不仅如此,黄敏通在任时,村小组收了村民很多钱,却从来没有分红,连五保户都不照顾。黄志全在今年初上任村小组长之后,把发包鱼塘的收入给村民分红,也给村里的五保户每人每月发了50元。

滚动播报 |

本帖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媒体,但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
如本帖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,请立即告知本站,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

Copyright © 2010-2016 飞吧资讯 Fb93 (http://fb93.com) All Rights Reserved.

网站备案信息:( 粤ICP备13002650号-1 )